【歌凯角色拉郎】人来人往

第七百零一集


大好时光 袁浩

他来了请闭眼 李熏然

目前感觉可以作为上半部份吧

原创路人继续中

昨天还剩下一点点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几轮真心话和大冒险下来,这群人有的已经开始胡话连篇了,大冒险有的是整人的招数,真心话也多是各种平时不会拿来喧闹的话题。转了几圈下来,袁浩幸运的躲过了转瓶,这一轮到小蓝掷出六点,转瓶,正指到袁浩。袁浩复杂的心思冒上了头,小蓝追他的劲相当坚持不懈,全不顾及那远在美国的珊珊,他对小蓝从来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,明里暗里都表示自己与她不可能,现在临别之际不知道她会怎么样。

 

小蓝没有理会他,几瓶白兰地打开,全都放在他面前。这几瓶洋酒是度数有些高,袁浩喝不习惯这酒,喝过两三次,一瓶就已经吐了。这一举动惊得众人再也没了嘻笑的气氛,什么仇什么怨?!老钟笑嘻嘻说:“哇!没必要玩这么大吧!!袁浩,这是要你死的节奏啊!”

小蓝说:“真心话大冒险你选一个!”

袁浩只好豁出去了,如果真要问什么不好回的话那就把这些酒干死干净!“行,你问吧。”

小蓝盯着他的眼睛,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微表情。

弄得大家都屏息了好一会。

“你今天拉屎了没?”

“靠你这么整我!拉了!就这问题?”其实袁浩真正哭笑不得。真怕她问那些感情问题。

“那是啊,不然你以为我会问什么!你今天可做好心理准备啊!今天大家可都是专门整你的!”小蓝对于强攻两年都拿不下袁浩这件事已经释然,也更佩服袁浩对珊珊的感情的忠贞。

 

接着这么玩了好几轮,越玩越疯,什么要求都有人提,也有人做,完不成就被惩罚,有些现在还蹲在男厕所坑里等着入错门的女性救他。

 

大宾好不容易从坑里被小蓝“好心”的救出来,决定好要报仇!一转酒瓶子,瓶嘴转了两圈半指向袁浩!袁浩哭笑不得,一晚上都说要整他,结果转瓶子也没几个人转得中他,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,这下可兴奋了。

 

“这里随你选一个人,跟她深情对视!并且!!用单手撑墙!做10个单手撑墙!”

小蓝英勇就义过去拉起袁浩:“我来我来!我不介意!!我来配合他!!”

小芝听了这话面色苍白,盯着小蓝。

 

 

袁浩伸出食指摇摇头,手指放在嘴边做安静状:“NONONO~我选……是我来选……我选……”他迈了两个人,走到李熏然身边把喝得晕呼呼的人拽起来。李熏然全身软绵绵趴在桌上,样子乖巧得可爱,一有人说话就自己咯咯笑,停不下来,还扯着袁浩的手不知轻重地拍打桌子!痛得袁浩暗自飚泪!吓得服务员赶紧进来看是不是闹事了。连忙解释说是闹着玩的没事情。

 

 

 

袁浩顺势把人圈着站到墙边,做壁咚状,李熏然站得不稳,贮着墙,大宾说:“你俩快对上啊!这看哪啊!!快对上!!!”

 

深情对视,醉意阑珊——李熏然傻笑不停。

 

“噗……”没办法深情,也没办法对视。笑到抽肚子了。

 

李熏然虽然晕呼呼但神识清醒,眼神余光扫到小芝偷偷摸摸不知在做会选。袁浩再也无法和他继续深情对视,没法完成任务,只能再次接受别的惩罚。

 

袁浩回坐位马上就有人给他递了杯酒,正要喝下去就被李熏然从旁拨了一下,酒杯砸在地上碎了!喧闹立马变得安静下来。李熏然撑着桌子,强迫站稳姿态,这时有人趁人不备悄悄离开了人群,李熏然的腿像踩在云上,只好推一下黎希明让他去截住走的人。

 

被拦下的人竟然是小芝!

小芝的神情慌张、恐惧,甩手撒野起来想挣脱黎希明,黎川见状马上帮忙制止。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蓝,她也慌神了。

“放开我!你们为什么要抓我!你们干嘛!放开……!”小芝越发感到无助,甩不开两双钳制的手,神情恍惚:“和我没关系!” 

小蓝就问:“怎么了熏然?”

袁浩:“酒问题?……”

李熏然:“我……我看到她在里面放了东西……”

小蓝不明的看着地上的水渍:“酒里有什么?”

“问她……”李熏然拿手撑着额头,保持站姿。

小芝故作淡定了一下,“你凭什么说酒里有东西!还一口咬定是我!你们放开!”

李熏然用手拍打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清醒,但毫无作用,他掏了好几下才把手机掏出来——烧烤店的服务员就在门外,她大概猜出可能事态严重,赶紧叫来老板。

 

“等一下!”小芝急得哭了出来,知道他想要报警,连忙开口喝止!李熏然停下来。小蓝强打起精神示意其他人先离开。

房里只剩下几个人。李熏然浑身无力,眼前一片朦胧,在地上搜寻了一下在桌子底下找到了一个小瓶子,里面还有微量淡绿色的液体。小芝被两个人醉汉按坐在桌位上,因为喝多了,两人的力气似乎超出清醒时的暴力,小芝知道事情瞒不住了。

“对不起!!我只是一时糊涂……对不起袁浩哥……。”哭嘁嘁地语速吱唔断续。

袁浩摆出一张冷漠的脸,盘问她:“你在酒里放了什么?”

小芝沉默了。

黎川说:“你还是交待明白吧,不然报警了你还是一样得交待。”

“A10……”小芝的音量低不可闻,抽泣几下,又重复了一遍:“是A10……”

听清楚后,李熏然和黎川脸色一白,都倒吸一口凉气!袁浩猜测应是毒药的一种。小蓝不解地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黎川解释说:“这是一种毒药,只要吞食超过零点5克,不出一小时就会毒发身亡。”这下所有人都受到了惊吓,若不是李熏然极时把酒打翻,袁浩现在——不敢设想!烧烤店的老板在门外也听得仔细,马上拿出手机报警!

 

小蓝失慌地尖喊:“为什么!!!”小芝耸拉着脸,谁也不敢看,她想无论说什么也不可能逃了。袁浩无法忍受这种沉默,在屋子里踱步。李熏然撑不住醉意,趴在桌上倒下了。袁浩一愕,想起刚才她和李熏然喝了不少酒,可怕的联想霎时涌现脑海!惊出一身冷汗,手不住地颤抖把人扶起来探气息。

 

“熏然……熏然……?”

 

怒火在心中烘烘烧起,把人背起来要赶去医院。

“放心,我没给他下毒……”

他想打人:“那你对他做了什么?!”

她缓缓抬起头,两只眼睛瞪得让人觉得可怖!袁浩丝毫不退缩,小蓝扯着他的手臂,生怕他冲上去打人或者更甚。

“我没对他做什么,我恨的只是你。”她语气镇定,答非所问继而冷冷的说:“你从来没正眼瞧过我一眼!既然我无法得到,别人也别想得到。”

这话意思是因爱得不到而丧心病狂起了杀意。袁浩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原因,差点让自己因此而丧命。李熏然在袁浩怀中紧锁着眉头,似要挣扎着醒来。

 

“他只是喝醉了,我听说他很能喝,我刚刚让他喝了几杯白的,我看就那样了,”停顿一下,“我知道你这次回上海后就不来了,我就想了这个主意,我没想到他们会来,我听说他们是警校的,我怕他们会发现,本来想放弃了,但我看见你和小蓝在一起那么开心,我很生气,也控制不住自己,所以就灌醉他们!如果大家都喝得烂醉如泥,我才不会被人发现。真没想到他醉成那样还能察觉到。呵……”

 

警察来了。

 

 

录完笔录出来告别小蓝,小蓝眼圈泛红,直接哭了出来。她心里非常愧疚,如果不是她非要办这个派对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她不断的给袁浩道歉:“对不起!本来想给大家留下个好回忆,没想到弄成这样。对不起……这个回忆,可能要成为一场恶梦了!”

 

袁浩挤出一丝笑容,想到有人竟真要毒杀自己,心中犹如雷击,但这不能责怪小蓝,“过去了,别多想了。回去好好休息。这件事只是个意外,除了这个,别的我觉得很好,真的。我们……”

 

“我走啦!”小蓝不想让袁浩为难,忍着心中的痛苦转身背对着他挥动手臂。

 

白皑的雪地映得天地一遍灰蓝。

 

冷风吹酒醒,鞋子踩进雪里发出吱吱的声音,雪积得更厚了些,踉踉跄跄地,黎希明和黎川架着完全断片了的陈百通。几个人走在黑夜里,袁浩搭着李熏然和前面三个人落了些距离。天空中飘洒着白煦煦的雪花,袁浩彻底没了醉意,但心情复杂,小芝放在同龄人当中,根本无法联想到她竟然可以亲手下毒杀人!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思想,得不到就要去破坏,甚至毁灭。

 

如果不是身边的这个人,识破了,他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!他紧紧搂住醉得无力的李熏然恨不能直接扛在身上,可惜两个人身上穿得太多了,自己走都不一定能稳当,走了挺长一段不知是谁失去了平衡,两人直接摔在雪地里啃雪。袁浩从李熏然身上撑起来,刚才人多,再深情对视也只能一笑而过,接着发生了那件事,回想起来只觉骇人!

 

李熏然躺在他的身下渐渐睁开了眼睛,周围只有白茫一遍,夜灯一闪闪,有些雪花花沾在李熏然的睫毛上,他一眨眼睛,看着就像是白扇子煽动,眼珠子里也一闪一闪,鼻子尖红彤彤,一些飞雪落他的唇、唇边、他习惯性的舔了一下唇,啪一声,夜灯恢复正常,甚至比原先更亮了,背光的身影交叠在一起。

“新年快乐!”

“谢谢你,熏然。”

 

李熏然迎上他一双迷离的双眼,他急促的热热的浓浓的酒气喘息,抬起手推了推袁浩,叫他不要一直压着他,袁浩的脑子突然当机了,他腹中有股热流穿梭全身,他意识到这不再是一时兴起或难以自制,他觉得应该马上稳好身子并站起来,但眼前一片霞光万丈,伴随着怦激动荡的心跳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一壶浊酒尽,余欢,今宵,别,梦寒。


评论(3)
热度(25)

靖王小天使

©靖王小天使
Powered by LOFTER